佛法在世间 不离世间觉

第三世多杰羌佛加持弟子起死回生,心脏病突发已猝死

心脏病突发猝死 佛陀加持起死回生

心脏病突发猝死 佛陀加持起死回生 第1张

  我心脏病突发猝死时佛陀师父通宵守床边,次日复活吓坏了医生心脏病突发猝死 佛陀加持起死回生 第2张 第2张

日前,阿联酋迪拜酋长长子拉希德•穆罕默德•拉希德•马克图姆突发心脏病去世,年仅34岁。拉希德是迪拜酋长的长子,为迪拜多家投资公司、银行主要合伙人,曾被福布斯评为全球最热门年轻皇室成员之一,还多次获国际耐力赛奖项。

据研究资料显示,我国心脏性猝死的人数约为54.4万人,这相当于每分钟就有1人猝死。近年来,不管是身边的普通人也好,明星也罢发生猝死的非常多。这让我想起了,20多年我因为心脏病突发猝死一天后又活过来的离奇过程。

1992年12月22日,冬至,天气格外寒冷,我去成都市出差,不料病情突然发作,心脏陡然失常狂跳,非常痛苦。我咬牙坚持到下午,眼看实在支持不住了,朋友们立即把我送到成都市第八人民医院抢救。

抢救我的是主任医师邱仁祺。当时没有床位,就在底楼过道安了铁架床,接通心电仪后开始抢救。邱医师说这个病很凶险,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,便派车派人去市内各家大医院买紧俏的特殊药品,可是待到傍晚,买药的人却空手而归。邱医生着慌了,只得用其它药物继续抢救。而此时我已陷入深深的绝望境地,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慌乱袭上心头,让人处于半昏迷状态。不知什么时候,我突然感到躯壳和五脏六腑剧烈疼痛,像有人用无数的刀片在割裂我,迫使我发出了声声惨叫,犹如扳命一般。巨大的痛苦中,我恍忽间想到我才44岁,正是人生黄金季节,而“无常”就来索命了,真是让人万分难舍啊!

由此我越发痛苦,心慌如万箭穿心。正当我奄奄一息的时候,突然一道巨大的黑色天幕徐徐降落,亮光随着天幕的垂落遮蔽消失,直至天幕下方垂到地上,最后一线微弱的亮光也消失了。随之我就被罩在死一般的黑暗深渊之中,失去了仅存的一点知觉。这就是死亡!至今想起来仍心有余悸,死亡的痛苦无以言喻,真让人刻骨铭心,永世难忘。当然,那时我尚未进入中阴身,那种悲惨伤心的滋味自然未能体验,所以至今仍是未知领域,这里就不敢打妄语了。

后来我却起死回生,出乎意料地醒过来了。当我恢复意识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次日早上七点过钟,我听见床头边老伴问候我的声音,老伴说:“好了,你现在醒转来了,多亏师父(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)救了你。昨晚师父和师母在这病床边守候了你一晚上,师母刚刚才回去,师父还在这里呢!”

我转过头,看见佛陀师父坐在左边床侧的椅子上,我叫了一声“老师”,内心悲欣交集,一时说不出话来,不禁潸然泪下。这时,佛陀师父握住了我的一只手,微笑着叮嘱我:“你要好好吃饭啊!”我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不想吃”。佛陀师父说:“不想吃也要使劲吃,这样才恢复得快。还有,你在这里再住两天就回去,否则医院要找你来做试验。”正说着,一位护士把医院院长引到了我床边。原来凌晨时分,一个护士蹑手蹑足走到我床边,伸手试了试我的鼻头,感觉突然有鼻息,正惊异间,突然听见我又发出了鼾声,不知是惊惧还是惊喜,突然转身飞奔出门去报讯。院长是专门来见证奇迹的。院长和我拉了拉家常,便奇怪地离去了。这时师父叮嘱了我一番,这才离开医院。这时候老伴悬着的心才落实下去,不禁长长地吁了一口气。

据我老伴讲,昨夜她赶到医院,我的心脏早停止了跳动,心电仪的荧屏上始终呈现出一条直线,也没有了呼吸。当时医生不愿正视这个现实,也没有从我身上取掉心电监视仪,他们希望奇迹出现。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心电仪荧屏上的直线仍然是直线,根本没有波浪形的呈现,这就说明我已经死定了,那些看护病人的家属们把我围了一层又一层,都发出了惋惜的叹息。多亏佛陀师父和佛母及时赶到了医院,师父在人群后面给我作了大加持,佛母也吩咐她(我爱人)一起念诵药师佛圣号,这才把我从鬼门关里抢救回来。

我遵师嘱,不久我便出院回家养息。不料几天后,邱仁祺医师买了奶粉、水果和一个篾笼包装的烧鸡等礼物,专程从成都赶到我上班的单位来看望我。原来邱医师对我的病情一直迷惑不解,他是来探究竟的。邱医师对我说:“你的病情太凶险了,来势凶猛,说死就要死的,那天晚上抢救你,临床诊断你就是死了,不料凌晨又活过来,这是我从医几十年从未遇到的奇迹!难道有什么高人救过你?”我当时只能支唔其辞,虚以应对。但他一再求我说出真相。

中午我们吃饭时,请他一起用餐,他也不为所动,大有不探究到实情绝不罢休之势。见他如此真诚,我被感动了,后来还是让老伴给他讲了佛陀师父(第三世多杰羌佛)来医院加持我的情况。由此邱医师大为惊奇,惊奇得语无伦次,甚至口吃起来:“世间真有这样的奇事?你你们师父是做……做啥的呢?”我骄傲地回答:“老人家是人天导师,教授我们修行学佛。”于是,邱医师一再恳求我引荐,他非要拜见佛陀师父(第三世多杰羌佛)不可。

后来经唐师兄的帮助,佛陀师父接见了邱医师,并给他讲法达半小时。邱医师非常崇敬佛陀师父,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。

为了查清病情,1993年3月,我住进了四川省人民医院。住院次日下午,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赶到病房来看我,要我坚定信心与病魔作斗争,相信病情必将转化,甚至痊愈。有佛陀师父的精心关照,我的心比较平静,也不再那么执着担忧,由此过了一个月自由自在的日子。后来医师要我出院回家,说现在没办法治我的病,但他们已派人去加拿大学习先进治疗技术,三年后你再来治疗。当时我感到病情的严重性,但我相信我不会死,因为有佛陀师父作靠山。

果然,硬是足足等待三年,1996年3月,陆军总医院收治了我,终于诊断出我患的是“恶性心室室速失常”心脏病,属于世界疑难杂症,由于病因不明,一旦发作就会产生心室室颤,有人发作一次或两三次就会抢救无效而死亡。而我患病三年多,居然还能存活,这让他们感到迷惑不解。

1996年4月28日下午4时,我被推进了介入治疗手术室。进手术室之前,我电话告知了佛陀师父请求加持,遂使治疗非常顺利。手术完成后,刘世玉主任医师高兴地对我说:“老庄,为治你这个病,我可担心了,你要晓得,我还专门买了香去寺庙拜了观音菩萨的,还去拜了两次啊!好了,这下治愈了,血点不存在了,再也不能引起心脏电阻滞紊乱了!”我的病因虽然医生一直没有说清楚,但我心知肚明,那是无始以来我造的恶因所结恶果, 由于佛陀师父和佛菩萨的加持,先是死而复生保住了性命,后是劫难之后的治愈。学佛之初,未了先须还宿债。经过这次死而复生,更进一步坚定了我修行学佛的信心。

2014年6月我去美国拜见我的师父——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时,佛陀师父仍关心地问我心脏没问题吧,我禀报说:“病情从未翻过。”佛陀师父笑了:“好,好,你要好好学佛,人生都是死路,只有学佛证得成就才能了生脱死。”确实就是如此啊,迪拜酋长长子拉希德纵然拥有万贯家产,皇室荣耀,面对死神召唤不是同样无奈而西去吗?相比之下,我等虽一介平民,却拥有了这些皇室贵族、明星富贾所无法拥有的巨大财富——佛法,又逢佛陀住世,亲说佛法,何其稀有啊,若是今生不向来生度,更待何生度此身呢?唯有精进修行,一心求解脱。(文/洛追钦布 )


真实佛法何处寻?

真实佛法何处寻? 第1张

 

2016年11月10日,我在睡梦中被吵杂声吵醒,入鼻是一股焦碳味。附近有人在烧东西吧,乡下这种事司空见惯了。我悠哉的缓步下楼……
眼前的景象,使人反应不过来,事情大条了!母亲自己慌乱的在拆卸瓦斯桶,一方面急的朝我大喊,快去关掉电源总开关,浓烟迅速窜出,尔后的事,可想而知。

陆续来了7-8台消防车,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烟越来越大而无能为力,内心无比焦急。家里从事杂货店生意,木构建筑,加上囤积大量烟酒,我很害怕,在隔壁邻居烧开的大火,只差一步,随时都可能往我们家蔓延,引起更大的火势或爆炸。

无能为力的我,当下只能一心念佛,祈望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(但惭愧的我,当下对伟大的佛陀仍多有存疑,所以连南无观世音菩萨佛号一起念)。

看热闹或者关心的亲友、邻居越来越多,耳际的喧哗也愈来愈大:火又更大了、烧到屋顶了……,不多久,有人看到我们家的楼梯口也烧起来了。母亲听到这句话,差点软瘫在地,一阵晕眩随之而来。楼梯口紧邻的就是摆放烟酒的地方,损失事小,屋毁事大,一时之间,真不知如何是好。

无比焦急的爸、妈在这的慌乱的现场忙进忙出,我瞬间体会人间的无常;下午,父亲跟大姊还在逛百货公司,下一刻,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住了快60年的房子即将被无情大火吞噬。

“眷属皆舍去,财货任他将。但持自善根,险道充粮食。”

我只能更虔心的念佛号祈祷火快被熄灭。所幸不久传来火势已被控制之消息,爸妈瞬间松了一口气。旺曲尼吉仁波切,一接到消息,早早赶到现场。当火熄灭后就是忙乱的抢救重要物品,仁波切也默默在旁边帮我们照看搬出来的重要物件,当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师兄表示:“有没有地方住,没有来我家”,在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开口前,师兄已先开了口,人间还是充满了满满的温暖。

隔壁是起火点所在,他们的住所几乎全毁,且还要负担邻居损失的赔偿费用。其实他们家境不甚宽裕。我印象很深刻,昨日晚上7点多,他的儿子才带着疲累的身躯来我家买鸡蛋,当时双手满是脏污,刚下班要煮晚餐,我直觉得他的生活好累喔!当警消告知其母子需付赔偿责任时,她俩母子瞬间抱头痛哭,我望着爸、妈疲倦的脸庞及单薄的身躯,我真觉人生多苦,三界火宅(意:三界如着火的房子)?

发生火灾那晚,我撑着上完大夜班,一直到隔天早上,才得以回到房间收拾善后。我很震撼,入眼的一片废墟,原来这场火,烧得比我原先想像中来的严重,楼上,基本上是无法再住人了,而且随时有坍塌的危险,当从废墟中,捡起我小时候最钟爱的物品及我刚买的新衣时,这个空间使我深刻了解到: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写的佛书《极圣解脱大手印》里所说的一句话:“世界本就是一场梦,一切都是无常不实的梦幻,而这一场梦很快就做完了。”我再也回不去我钟爱的房间,曾经跟家人们在房间的嬉闹,这一切都回不去了。何其有幸,我家虽然二楼全毁,但一楼货物几乎没有损失,隔天鉴识人员看完现场后,跟父亲说,我们很幸运,其实再差个3-5分钟,一但延烧到酒类,火海一片,消防人员也无法救了,可能会爆炸全毁,付之一炬。

真实佛法何处寻? 第2张

灾后现场

我细看房间衣柜上方,那摆满佛书的地方,它竟然也是火灾停损点!

神奇的是佛书完全没毁,衣柜里头,我还偷偷藏了一瓶与爸爸去马祖玩时买的高粱酒。相隔几吋的火舌,终究在此停了下来,真是奇迹!若当时烧起来,真是难以想像,何况我的房间正下方就是摆放烟酒的地方,我深深感谢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诸佛菩萨保佑。

真实佛法何处寻? 第3张

上层为放置佛书之处,亦是火灾停损点

 

真实佛法何处寻? 第4张

佛书完好无缺

离火灾后2-3天便是我期待已久的一场殊胜法会,听其他参加过的师姊表示,这场观音大悲加持法会非常殊胜吉祥,曾有师姐的妈妈患有癌症,但参加法会时有股暖流一直轻抚着患部,之后癌细胞就消失了。这种说法对于从事护理工作的我来说,当下着实觉得很不科学,于是我抱持着期待但又半信半疑的态度前往。

我听闻佛陀师父的法音也有一阵子了,我也想感受师姊所说的加持力。这次的主法者是美国华藏寺主持若慧大法师,(华藏寺为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西方所建立的第一间弘法寺庙),而且已经好多年没有因缘举办此殊胜法会了。这次终于因缘成熟,要在台湾举办。

但我不能自私的想参加法会,把正需要人手清理的家园丢给爸、妈,自己跑去参加法会。我凭着意志力每天上完大夜班,回家立马帮忙收拾能用的物品并清洗。基本上,那时候每天约只睡3个多小时,直到家中整理告一段落,我才能安心北上参加法会。

当天晚上,在圆山饭店帮忙布置坛城时,是那么的平静祥和,跟我这几天所处的环境差的相当多,我想着明天法会结束,我又得面对现实的世界及回不去的家园,真心觉得疲累。隔天法会还未开始,我在会场打坐时,眼泪就莫名的流下来,不久,我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往后倒,身体像是被控制,但人却是清清楚楚的有意识的。我的内心想着是诸佛菩萨的加持力来了吗?但我觉得这样是不行的,虽然很累,躺着很舒服,但大家都坐着等法会开始,我这样的行举真是太不礼貌了,所以我尽量的加入意识,让自己坐起身来。只是隔没多久,我的身体突然又不受控制的往后倒下,就这样我陆陆续续来回多次这个重复的动作,最后索性不起身了,躺就躺吧!我认真的听从佛菩萨的安排!之后,我的头就开始疯狂的左右甩动,手也开始做出擦地板式的上下挥舞,之后听到法会即将开始,全体请立起,我才停止动作。之后开始念六字大明咒,我唱出的声音又正气,又宏亮,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我很清楚这完全不是一般我会唱出的歌声。

法会开始不久,我的身体开始不自主跳动之后,动作大到全身向后倒下,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,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放声大哭,但并不是悲从中来的哭泣,反而像是宣泄身心一切情绪的哭泣。我的头开始疯狂甩动,一直摆动胸及腰部,(其实我有胸椎侧弯的问题),最妙的是,我的嘴巴不自觉地喃喃自语,不久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的后半段句子,跑马灯似的从我脑里掠过,我念了出来,且越念越大声,念到“故知般若波罗密多。是大神咒。是大明咒。是无上咒。是无等等咒。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……”我当下是越念越大声,念的超宏亮及正气,一气呵成的念完时,我顿时觉得好舒服,身体空了,烦恼全没有了……

我开始不自主哼歌、不自主笑,我连法会结束,其他参加者在分享法会当中的殊胜体验时,我的手都还不自觉去捏住自己鼻子约2、30秒,手放开时,整个鼻腔至胸腔非常舒畅,这几日一直挥之不去的烧炭味全消失了。

我还不自主地去拔掉左手的手表跟发带,一个想法浮云般掠过,“孩子,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舍去的”。

法会结束后,我感觉任督二脉被打通,完全没有烦恼。

布置坛城,其实已累。精略估计,这三天来,我每天约只睡三至四小时。但法会当天结束,回家后,我仍充满着体力,帮忙家里搬除大型家具。

我在这短短数天,体悟到万法的无常;在参加法会的当下,真实体会到佛法真实不虚。希望我未来能真正做到诸恶莫做,众善奉行,才不枉慈悲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无观世音菩萨及诸佛菩萨当天所对我的加持力。

惭愧弟子  华羽顿首再拜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义云高大师,多杰羌佛第三世,南无观世音菩萨 » 第三世多杰羌佛加持弟子起死回生,心脏病突发已猝死

分享到:更多 ()

佛法在世间 不离世间觉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