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法在世间 不离世间觉

世界上真的有神奇的高人隐居吗?(二)

丈夫:师父这只手把它压著的。我们都没看到,刀就已经杀进去了的嘛!那个牛的血啊就喷了师父一身。他这只手一压住,就已经杀进去了,牛的血马上就喷出来了。(妻子:牛脖子都切掉小半截。)那个牛是黄牛,他的脖子很长的,就看到那个牛开始在地上挣扎,蹄子就伸,但挣又挣不动,师父的力量好大嘛,压住的,它在做垂死的挣扎,我们看到死了,死了,不行了。师父就喊她吃血:“你快来,吃!”给她身上抹了一把血。
妻子:师父的衣裳满身都是血,师父喊我:“赶快来吃!赶快来吃这个血!”我闻到血腥味又重,看到心头又吓,就不敢去。师父说:“你不来啊,赶快来!赶快来!”我只有走上前去。师父说:“你赶快来,蘸来吃!”我又走上前,我确实不敢,朝后退,师父顺手挖了一把血,满手的血,往我脸上嘴上抹得全都是血,“赶快舔!赶快吃,赶快吃!”哎呀,我吃得来,那个咸咂咂的味道吃得我直发恶心,师父说:“再吃!”我又去,师父又蘸一点给我,我吃了。我看到牛杀了,我心头好难过哦,我想又欠这么大的命债,这怎么得了哦!师父当时就说的:“你看,喊你吃血你也不吃,喊你杀牛你也不杀,你这个癌症一时就好不了,最少都要七天才能好,你还有挂碍。”
丈夫:对,师父说的:“噢,你还有挂碍哦,你还有挂碍,那么你这个癌症呢可能还有七天才能好了。”
妻子:师父又说:“好了,你赶快把你的外衣脱下来!”我就把我的外衣脱下来,师父就拿去。那个牛啊,蹄子都还在蹬,还在动,脖子都抹开小半截,因为看见师父杀进去的时候还绞了几下,哎呀,那个血喷得好快嘛,吓得我简直在发抖,我把衣服拿上来,师父就拿我的衣服把牛的脖子包起来,包起来以后,那个牛就在那儿一蹬一蹬,蹬了有好几分钟,脚就没动了,眼睛啊,还半睁著,我看到心里好难过哦,我心想:又为了我杀生了。我一直就在那儿难过。师父用我的衣服包了牛脖子,把手一擦,说:“把你们带来的东西拿来,该吃饭了。”我们带的有馒头之类的小吃,我们给师父供养上去,师父吃得好高兴,吃了几个馒头,我们两个就吃不下去。师父说:“拿去,拿馒头去,蘸著牛血再吃点!”我说我不能再吃了,我说我不吃了。“好,不吃算了。”师父说的:“你不吃我要吃,这么好的东西你不吃。”师父继续吃他的馒头。吃完馒头以后,我们两个都不敢说话,就站在那儿,不敢说话,就看著牛的血流了一地,心里好难受,就站在那儿没动。师父把馒头吃完,吃得好高兴。(丈夫:师父才说:“噢,牛也杀了,还是给它做点佛事。”)师父说:“既然饭也吃了,现在牛也杀了,你们不吃算了,我吃了,我还是要给牛做点佛事。”师父就坐在那儿,一言不发。我们两个就在那儿坐著。也没坐多久,(丈夫:坐了很久,坐了一个多小时。)哪里,没有那么久,全部过程一共可能就是一个小时,大概坐了半个小时的时候,这时候,就看到牛的蹄子就开始动了,开始是一只蹄子动,我就喊我家师兄,我说:“ 你看,那个牛还在动呢!”(丈夫:后脚,还在动。)我家师兄说的:“还动啥哦,不可能!”再一看,两只脚开始动了,又动了,又动了,(丈夫:我还说咋还没死?)再看,前头的蹄子又开始动了,他说:“师父,你看,耳朵都开始动了!”(男居士:我还以为它还没死。)对,以为它还没死,过了这么久。师父没说话,继续坐在那儿,没说话。我们又看一看,牛动了以后,开始撑,撑了两下没撑起来,又倒下去,停了一下,又开始动了。我说:“活了,活了!师父,活了!”(丈夫:脑袋也在动!脑袋抬了一下。)我跟师父说它活了。师父说的:“站起来!”那个牛撑了一下,一下就站起来了!
丈夫:牛的脑袋动了以后,前脚后脚都在动了,又过了几分钟以后,开始是倒著的嘛,它就爬起来坐著,头就有点抬起来了,就没有躺著了。开始是一直躺倒的嘛,它还坐起来但是没站起来。又过了两分钟,师父说:“你站起来!”(妻子:师父说的:“你站起来!”)嘿!那个牛竟然很听话,竟然站起来了,我的天哪!嚄!当时把我们吓惨了,那么大条牛竟然站起来!不但站起来了,而且它还在走!咳呀!我说我的天哪!当时我心里面……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义云高大师,多杰羌佛第三世,南无观世音菩萨 » 世界上真的有神奇的高人隐居吗?(二)

分享到:更多 ()

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

佛教正法中心正法宝殿